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表江爱看电影

70后,看电影,写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表江  

著名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抛开过去,快乐生活:[没有过去的男人]  

2003-11-26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biaojiang.blogbus.com/logs/49542325.html

[没有过去的男人] The Man without a Past 
编剧/导演:阿基·考利斯马基 
演员:马库·帕尔特拉 
   卡蒂·奥廷宁 
国别:芬兰/德国/法国 
2002年第55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最佳女演员奖 
评分:★★★★ 

文/表江 

“生活是短暂而痛苦的,尽可能的过得快乐些。” 这是本片导演阿基·考利斯马基另一部作品[浮云世事]中的一句台词,或许可以用来表达他的人生观,也可以作为他一系列关注社会底层小人物作品的注脚。 
[没有过去的男人]这部电影带给人的感觉很奇特,初看它就像坐火车时窗外平淡无奇的风景,镜头和对白仿佛无意识般地迅速掠过,偶尔出现一点小起落让你会心一笑,但是整部电影看完之后,那并未在意的风景却深深印在了你的脑海,不断的回味中你才渐渐体会出平淡背后潜藏的某些深意。在好莱坞的商业电影席卷全球的时代,一直处于世界电影先锋地位的欧洲电影也正在失去它的特色。芬兰导演阿基·考利斯马基利用相当独特的电影语言拍出了一部形式简约却内容丰富的作品,2002年的戛纳电影节将更重视特色的评委会大奖颁给了[没有过去的男人],也是一次对坚持电影艺术的肯定和鼓励。 

社会身份 
整部电影的重心是关于一个失忆的男人,被一些贫困的游民收留,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过去的记忆”其实代表了男人的“社会身份”,影片就是围绕着“社会身份”表现了这样一个过程:被迫失去→重新生活→寻回身份→主动丢弃。 
一开始男人被三个混混打晕,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这是他作为社会的受害者被迫失去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后面知道了他原来是一个沉溺于赌博、与妻子离了婚的人,再回想他在开头下了火车没有目的地就在路边的长椅上睡着了,这其中也隐含着男主人公并不适合自己原来的社会身份,在主动和被动中以自我放逐的方式来逃避过去,所以“失忆”恰恰成为他重新生活的一个契机。男人失去记忆之后始终没有惊慌失措的表现,反而是平静自如地开始新的生活,也是这段过程建立起了一个令观众欣然接受的男人形象:一个破旧而脏烂的集装箱在他的打扫下成为一个不失温馨的居住处,在门前的空地上种下土豆,很显然他是个勤劳的男人,还十分喜爱音乐,他组织乐队为大家演唱是全片情绪最为流畅的片段,最主要的是他与帮助游民的工作人员,一个情感封闭的女人谈起恋爱的时候充满了男人的自信。 
所有这些出自一个男人本能的行为都显示出,即使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他也完全有能力积极地生活,难以想象他竟然在过去的生活中一团糟,包括男人失去记忆后银行等社会机构对他的排斥行为,都在隐隐流露导演的真实态度,是在反对社会对人本身价值的过分干预。在普遍的社会环境中,人已经仅仅成为一个银行帐户、一个社会符号,而作为人本身具有的能力和价值都无形中被忽视。反而最底层的游民,虽然过着窘迫的生活,却依然保持着生活的激情和最原始的活力。所以男人在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还是毅然丢弃再次回到心爱的女人身边,这个从被动到主动的过程,是男人通过“失忆”这一偶然遭遇,寻找到了真正的自我,从而也找到自己真正渴望的生活方式。 

简约主义 
本片的“简约”包含着两个层次,一是电影表现形式上的简约。简练的对白、简单的场景、简单的表演构成的简洁镜头,无不显示出导演在控制影片的节奏和内容上是相当节制的,这为影片提供了如今十分难得一见的简约之美。但是在这种简约之下,影片叙事的层次和内容仍然是相当丰富的,结构虽然是单线的,却呈现出一种交叉环绕的复杂感觉。二是影片主题所崇尚的其实是生活方式的极致简约。导演通过表现失忆男人融入游民充满趣味的生活,试图呼唤迷失在物欲和现代社会中的人们,找回一种适合本心需求的最简单的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以最朴实无华的面貌表现,却符合人最丰富直接的情感需求,这一点上和影片外在的简约形式所蕴涵的丰富层次是暗暗呼应、取得一致的。 

黑色幽默 
影片的另一层魅力是它的黑色幽默,令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导演为游民刻画了一个稍显荒诞的生活背景,以表现他们处在社会的边缘位置。但是这些游民大多具有豪迈的性格,以一种相当从容冷静的态度对待生活,有时候简直令人难以理解,却使得在别人眼中看来十分窘迫的生活变得不堪一击似的可笑。这是导演自己对待生活的态度,也是导演对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发自心底的关怀和尊重,才使他能以一种举重若轻的方式表达出他对这些人的深厚感情。所以在痛苦的生活遭遇面前,影片里的主人公和游民自始自终洋溢着轻松欢快的情绪,就像他们聆听的动人音乐一样,始终不能抛弃对生活的热爱。 


随机文章:

有谁共鸣 2009-10-20
《夜·店》 2009-07-29
刷夜 2009-03-16
《证人》 2009-01-15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