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表江爱看电影

70后,看电影,写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表江  

著名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生日记  

2004-05-13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biaojiang.blogbus.com/logs/49542175.html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生日到现在也过了二十好几个,虽然再也没有十几岁时那种堪称焦急的期盼,不过每年生日就算是平静里,也是开开心心的,希望自己也能一直这么开心下去。

记忆里第一次有印象的生日已经是小学五六年级了,好象那是第一次正式地吹了蜡烛吃了大蛋糕的,爸爸还给我拍照留下纪念。记得那时候扎着两个羊角辫,然后妈妈说是不是头发放下来比较好看啊,结果照片里我的头发就是向两边突兀地翘着的,现在看来也是一种超前的时尚咧,哈哈。照片上的我一门心思地吹蜡烛,神情是堪称虔诚的,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当作一个大人般来被对待了,许的什么愿却已忘记了,但那一刻的幸福是持续至今的。被人疼爱的幸福。

上了初中朋友之间也开始流行送生日礼物之类的,那时候果真是当作大件事的,费尽心思地去挑选别致的东西,郑重地送出去,既是一番心意,又要表现自己很有品位。现在那些东西当然没法看了,但是小孩家家的心情却是无比的真。到了初三,临近毕业更是当生离死别前的最后表白来看的,所以那年的生日收到很多同学的礼物,不少东西现在还保存着,放在崇明的家里,偶尔看到哑然失笑,却也十分温暖。记得还有个暗恋俺的男生拿了个包装得很精美的盒子送到俺家来,被俺邻居大叔看到,俺十分面红耳赤,对俺爹俺娘直解释说大家都是这样的,于是蒙混过关。高中之前俺娘对俺是管教得很严的,晚上绝不能出去乱玩,琼瑶小说是不准看的,后来上了高中俺住校独立生活了,俺娘就不大管我了,以至于俺就这样放任自流生活至今。初中的后话是此男生还给俺写过好些信,不过俺还是快刀乱麻,从此没再通过音讯。再后来是工作几年以后,俺千年难般去一回浦东的,那回去滕家玩却在路上遇见了他。真真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擦肩而过,不过他亲密地揽着女友,俺们各自回头望了一眼,十步不到的距离里却隔着快十年的时间了,最终没有说话就走过去了。倒也没有什么感慨,毕竟只是小孩时候的点点片段罢了。而且人最放不下的往往是自己的那点爱情,对别人情感的在意也还是因为自己。啧啧。

高三过生日记得是请大家去复旦的香辉堂看了一场电影,是那年第一部引进的美国大片,亡命天涯,片子好象不大合生日,但那时候电影院的票15块钱一张,我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不过才100块,根本看不起的,不过复旦的票就才4块钱一张,所以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从宿舍走去看电影是很开心的。我们那时候尤其喜欢去复旦自习或散步,走在里面常常假想自己是复旦的学生,当然复旦是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了。至今记忆里最深刻的片段就是看完电影从复旦走回来的那条路,嘻嘻哈哈的笑声落在安静的街道上,就像纯真镌刻在人生的长河里,是如此宝贵,因为转瞬既逝。高中是心理压力最大的阶段,却也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有太多无法挥去的回忆。

大学的生日大概还是请同宿舍的去看的电影,没准也不是,竟然记不太清了,只记得笨笨送给我一本文化苦旅,燕子送给我一方她手绣着竹子的手帕,这苏州的姑娘就是心灵手巧。大学过得太过没心没肺,像掉入一个完全没有压力的时空隧道,一晃也就过去了。

工作以后一个要好的同事给我过过一次生日,买了一只很精美的蛋糕,让我很意外。我总叫她朱朱,是个很美丽很能干的女人,把我当小妹妹看。彼时我是个什么也不懂的菜鸟,习惯了自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有一个朋友能这么对我,心里当然感动。朱朱前两年说要移民加拿大,后来我去了外地,渐渐彼此失去了联系。我常常会在某一刻想起艳光四射的朱朱,想起她人前坚强人后落莫的无奈,只愿她能有一段称心的姻缘。

刚刚工作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只我和哥哥住在共富新买的房子里,那时爸爸妈妈还没退休,都在崇明,于是我和哥哥相依为命,彼此照顾。经常是我做饭,哥洗碗,休息天还炖点鱼汤补补什么的。那时候家里的房子还未装修,家徒四壁,每天下了班和我哥边吃饭边看天地男儿的电视剧,呵呵。我哥也给我过过一次很温馨的生日,小小的蛋糕,蜡烛温暖的光,心里也很高兴。

这几年又独自在外了,去年的生日就是自己过的,谁也没有告诉。随着年岁的增长,对生日的喜悦确实不如以前了,要过一岁小一岁还行,过一次就以更加飞快地速度奔三,心理压力简直不是一点点大啊。所以放淡一点心情,倒也并非刻意。
昨天的生日倒是和一群人一起过了,缘于上次聚会的时候谈论起星座说起了生日。俺虽然经常说小暮有心理障碍,其实俺也好不到哪去。一有人对俺好,俺就手足无措,无以回报。反而别人冷淡点甚至恶劣点,倒是能不放在心上。这大约是犯贱,这种心理如何形成实在是有很长的历史渊源,留待以后再慢慢分析。昨冬瓜开了他的臭美车来接我,有车阶级果然不一样啊。到场朋友底热情实在让俺诚惶诚恐,猪头上包着块纱布就来了,听到他电话里有气无力的声音俺以为他是来不了的,所以俺看到猪也就冇么好讲了。还有许久没见的虫子,亲爱底虫子。火炬蜡烛着实让俺这样的乡下人兴奋了一回,拎着一袋礼物回家的俺恍然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心情之复杂难以言喻。啊,最值得记住的生日蛋糕上的字是“表姐,你好也!”哈哈哈,我大乐。回程的车上听到哥哥的歌,夹杂着淡淡伤感和些许高兴,人在快乐的瞬间是难免会涌现出伤感情绪的,尤其是俺这样站在青春的尾巴上继续装嫩的纽人(女人)。哈。
时间划过12点之后,俺把花插起来,收拾收拾就睡去了。曾经给予和获得过的感情,即使凋谢了逝去了,也还会记得的。


历史上的今天:

小团圆 2009-05-13
5.12 2007-05-13
金毛玲 2005-05-13

随机文章:

有谁共鸣 2009-10-20
《夜·店》 2009-07-29
刷夜 2009-03-16
《证人》 2009-01-15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