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表江爱看电影

70后,看电影,写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表江  

著名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长恨歌》:用上海回望香港  

2005-10-02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biaojiang.blogbus.com/logs/49541925.html

上海早已是个被妖魔化的字眼,被无数的往事和臆想堆积成一片迷离的光影。在王家卫那里,上海是摇曳在细雨里风情万种的旗袍;在关锦鹏曾经的《阮玲玉》里,上海是一幅被电影密密织起的锦缎。如今这出王安忆写就的关于“上海淑媛”的往事,关锦鹏竟将它化成一曲《长恨歌》,用已经逝去的上海哀婉正在消逝的香港。

电影和原著的感觉不尽相同,这不同没有好坏高低之分,只是两个作者借着同一个女人来诉说自己心目中的上海。王安忆笔下的王琦瑶是弄堂里的小家碧玉,是旧上海分分钟随时产生无数个却最能代表上海的“淑媛”。关锦鹏镜头下的王琦瑶是一个城市的守望者,她个人的性格和爱情的面目都是模糊的,只有她随着这个城市起伏的命运是清晰的。王琦瑶惟一一次歇斯底里的伤心和哭泣,是为了改变她命运的李主任真正地从她生命中消失了,这痛彻心肺的举动莫不如看成她不堪面对繁华上海就此变成一场过往云烟。王琦瑶最奇异的地方在于,她一直没有离开上海。这一点她就和上海的另一个符号张爱玲有所不同,尽管一个是虚(小说人物),一个是实,但她们都是旧上海的典型人物。张爱玲以离开来保全自我,王琦瑶却以留下来证明我曾经存在过,而旧上海也因为王琦瑶这样的人物才依稀可在梦里见。

王琦瑶最后的结局令人错愕。“老可腊”是另一个符号式的人物,他向往旧上海所代表的繁华和品位,但实际上他是一个掠夺者的角色。王琦瑶正是那个被掠夺者,是因为她对过往的留恋、对逝去的惶恐才会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在一场充满深意的回望里,关锦鹏用一个残酷的结局结束了所有美丽的画面。

如果你还记得《阮玲玉》里的台词,“香港这种乡下地方,我才不要待,堂堂英女皇的皇后大道,还不如上海的四马路”,那么你也会为《长恨歌》里“香港和上海么不好比的呀,想吃点像样的蛋糕都没地方去买……”诸如此类的台词宛尔一笑。香港与上海的传承关系在香港导演那里不止一次地被表现,上海的陷落成全过香港,移居香港的上海人也深远地影响了香港人的内在精神。

故而当旧日上海已经永久的、不可挽回的成为一个梦时,关锦鹏、王家卫才会一次又一次地用他们的影像来表达他们对那个时代上海的怀想。只不过王家卫的追忆太过符号化,像是家里来了客人摆出来的台面,样子做得十足,内里却是空泛。关锦鹏此次的《长恨歌》却着实叫人刮目相看,更深入到上海的“里子”,摸到的是旧时的风骨,感叹的是现世的无情。宛如一场上海是前世,香港是今生的转换,只是这今生也终有一日变成前世。如此想来,果真是此恨绵绵无有绝期。

历史上的今天:

快意人生 2005-10-02

随机文章:

有谁共鸣 2009-10-20
《夜·店》 2009-07-29
刷夜 2009-03-16
《证人》 2009-01-15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