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表江爱看电影

70后,看电影,写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表江  

著名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大包顶多两个  

2004-08-23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biaojiang.blogbus.com/logs/49542110.html

昨天去了趟潘家园,继上次还住在古城时那次去有一年半没去了。居然意外地遇到了瘦瘦,好好玩哦。我在上海的时候常常会感慨大街上这么多人怎么从来也遇不到熟人捏?不过也没太聊,就和瘦瘦别过各奔前路拉。书倒是没淘到什么好的,买了几本电影世界出的海报集,现在对资料的意识特别强,哈哈,深刻意识到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尤其是没有图片的痛苦,而且在看了陈山老师浩瀚的电影藏书之后,也产生了一个与之类似的想法。不过买的书来不及看真是痛苦啊,昨天到今天津津有味地看了台湾电影的开端,从对方的角度去看历史的变迁,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对于新中国的电影初创,我却很没兴趣看,真是痛苦啊。

今天还看了下吴宇森的《豪侠》,还满有意思,同性恋意味好浓啊,刘松仁还去摸人家的下巴,啧啧。记得《大路》的片段里那两个女生也是同志倾向好明显啊,一个把一个抱起来,然后两人一起躺到一个坐椅上,一个人的手还放到另一个人的胸上,唉呀妈呀,难道真的是以前的人没这个意识?吴宇森和张彻世界里的女人都是十分多余的,是男人的累赘,所以他们的电影我怎么喜欢得起来呢?只能是看看打斗觉得过瘾而已。《豪侠》的结尾揭开以前我还纳闷,吴宇森怎么会在最初表现出对兄弟情谊的怀疑呢?最后才释然,果然是一开始就深信的嘛。看《独臂刀》的时候看到了陈燕燕,比《不了情》时老多了,但那声音和说话的强调,我一下就认了出来,不过那年头的女星,我喜欢上官云珠拉。还有《太太万岁》里的那个妹妹,真是漂亮啊,而且气质绝对经典,这点和陈山老师找到了共鸣。陈山老师还说他是胡兰成的迷,说这种男人又有才,对女人又无往而不利,言下十分欣赏,哈哈哈。女人碰到胡兰成这样的男人实在很难说是幸运还是倒霉啊,不过我猜张爱玲还是不悔的吧。

今天跳完操去新街口逛了一圈,意外地见到了传说中的窦婉如。是个美女哦,一头金发,一副大墨镜,还好是绿兮兮的而不是深黑的,皮肤很白,据说曾被小强误以为擦了很厚的粉底,活活。窦老师很酷,像个平常人的那种酷。说起来我在上复旦附中的时候她正在复旦上大学,没准也曾经擦肩而过呢,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哦。对于写文章好的人我一向五体投地,对于写文章好而又长得美的美女,那就更加两眼放光了,对于写文章好又长得好而且性格还很好的美女,那实在是没有话讲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哪天窦老师能摘下墨镜让我看清楚她的全貌。活活。

今天哼唧哼唧地买了一堆碟,还买了双漂漂的鞋,哭死拉——哦,今天在新街口还差点被小偷偷了,还好及时被我发现,哼,人家都这么穷了,还要来偷,真是什么跟什么嘛。我在北京已经是三次被新疆小孩偷而未果了,真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什么,总之提醒大家要警惕拉,包包要背在前面哦。
买了24的第三季,老友的第七季,还有什么守夜人拉,孝子洞理发师拉(看到晃晃写这个片还满有意思),男人的未来是女人(放不出来,哼),爱死你(伍迪·艾伦老家伙的)等等。还买了煎炸三宝,一咬牙一跺脚才买的,没想到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烂。故事当然还是俗套,但总算还编得没那么敷衍,围绕千华、刘青云、许冠文这三个人的戏还比较好玩,最没意思的是飞雁城里那几个煞笔,不知道在那边干什么的,长得又难看又没创意,真是讨厌死了。最好玩是千华向青云表白说她愿意和他结婚为他生孩子的情节,对面那个女的很知趣地说了句我不肯,演得很好。更大的一个发现的是杨千华的紫红色头发好看得要死掉拉,我也要去染一个,拉拉拉。

这两天顶着鼻子上的两个大包跑来跑去,然后到处被人说,怎么起了这么大的两个包啊?那怎么办捏,只好学麦兜同学唱“大包顶多两个大包顶多两个”。
现在发现周末我总是奔波来去,弄得比上班还累一样,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昨天为了上一下网跑到新电影去了,新电影的楼里黑乎乎、静悄悄的没什么人,我噔噔噔就上去了,一幅熟门熟路的样子,在楼道里忽然产生一种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离开了这个战斗和生活了两年的地方的感觉。刚去新京报没两天的时候,记得有天下班时楼道里没有灯完全看不清,于是和我们的美编书红同学搀扶着下了楼,在新电影的楼里时我忽然想起了这一幕。不过就像黄玲人家问她离开新电影去了欢乐,但欢乐就这么倒掉了她后不后悔时,她毫无犹豫地说不后悔,我想她并不是为了死撑什么,也并不是过去有多不好,新电影的同志们都是好战友,只不过生活总要前进,就算在选择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并不意味着留在原地才万无一失。认识些新的同事、新的朋友,学到新的东西,那种变化中的惶恐和充实感,其实是很难得的。有的人愿意在今天能看到十年之后自己在干些什么,但我想我只要知道自己今天和明天在干什么就够了,就算不能知道自己三年后在干什么,又有什么要紧,江湖夜雨十年灯,人生的乐趣也许就在这风雨飘摇里。

随机文章:

有谁共鸣 2009-10-20
《夜·店》 2009-07-29
刷夜 2009-03-16
《证人》 2009-01-15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