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表江爱看电影

70后,看电影,写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表江  

著名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的美味  

2006-04-16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biaojiang.blogbus.com/logs/49541838.html

今天自己在家作饭,买了根莴笋,做莴笋炒鸡蛋,切莴笋的时候,突然想吃凉拌莴笋了。然后就把一半细细地切了丝,放盐、味精、麻油,拌一拌就行了。清凉爽口,味道鲜美。小的时候,一到春天,家里就会常吃这个菜,我一向都很爱吃。北方我看不常把莴笋凉拌,在江南还是比较普遍的凉菜。记忆里很多爱吃的菜都在春天,大概食物和味觉都在春天蠢蠢欲动吧。

清炒蚕豆也是一道只有在靠近五月的两周才能吃到的菜,在那短暂的两周里我恨不得天天吃炒蚕豆。油锅爆热,翻炒几下,撒一把葱,就盛起来,要点就在于一定要嫩,刚熟即可,老了就不好吃了。北方的蚕豆没法炒出那个嫩劲,要么炒不熟,要么就炒老了,是蚕豆的品种问题,即使是南方运来的蚕豆,也已经失去了那个新鲜劲了。而在乡下自己家中的蚕豆炒出来的那个美味,可真是一年里最一闪而过的滋味,好吃的蚕豆,那壳简直比里面的豆还美味。在乡下路边的蚕豆地里找蚕豆耳朵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毫无意义和实际的用处,就是因为少见,所以找到时候很开心,这种莫名的开心在春日的阳光里是多么美好啊。

煮豌豆也是我爱吃的东西,算不上菜,只是一项可以随时吃吃的零嘴吧。外婆总是种很多豌豆,因为知道大家都爱吃。不过现在好象不太种了,我也好几个春天没回乡下了。五一时节江南处处油菜花开的气氛和味道似乎也想不大起来了。

夏天的时候,外婆有时候会做一种很神奇的菜,在别处我都没有吃到过这个菜。极其简单的配菜,就是土豆,切成条,有时候会放点毛豆加点鲜味,然后就是油锅里炒,再放上水,最后放一些淀粉勾芡,把它烧成类似有点粘稠的汤的感觉,名字用我们的方言叫起来发音有点像“扎泥”,但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好象总会做一大锅,而且吃了这个就不用吃其他的菜和饭,就和下面条吃一样,介于饭和汤之间,每人一大碗,吃得唏里哗啦。那个美味恐怕永远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了,外婆现在不做这个菜了,那似乎是和夏天联系在一起的菜,而我自己即使尝试一样的方法,但永远也做不出记忆里的味道。只能是接近,当然,是记忆美化了也很有可能,但谁又能说记忆不比现实更真实呢?

上个礼拜在电视里看到人家做法国脆饼,我于是也突然想吃摊面饼,就兴之所至地把剩下的一点淀粉敲两个鸡蛋,再切一些香肠丁,还尝试切了点番茄在里面,搅拌均匀以后搅一勺放进热油里,摊开成饼状,熟了就盛出来,再摊下一张。很香,但油腻,所以不会经常吃。小时候妈妈做的茄丝摊面饼,面食其实并不是我们经常爱吃的东西,只偶尔做,主要还是吃米饭的。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摊面饼,那四处弥漫的油香味似乎就会让家里显得很有气氛,在那种气氛和味道里,吃面饼我觉得心里高兴极了。
整个夏天,毛豆都是我的主食,一天没有毛豆都不行。毛豆炒酱瓜、毛豆炒茄丝、毛豆炒土豆、毛豆冬瓜汤、毛豆红烧鸡块,毛豆可以烧一切。

冬天在我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菜是外婆做的排骨、咸肉炖黄豆汤,炖一锅,因为天气冷,可以长久地放在那里,然后汤会自然结成冻状,早上喝粥的时候舀几勺黄豆放在粥里,美味极了。小时候的菜似乎总是一大锅一大锅地存在那里,似乎那样的安全感对于一家人来说都很重要似的,想着还有一锅咸肉黄豆在那里存着,整个冬天都很富足似的。

哥哥那时候会往灶灰里扔几个红薯,等它自己烤熟然后拿出来呼着热气吃掉。冬天我和表弟两个永远穿得像个元宝一样,笨笨得动弹不得,而我身上的口袋里有永恒的香瓜子。我们通常把脚放在取暖的烘缸上,打牌或是做作业。碰上村里的人年前去打鱼,我们就很兴奋地跟着去,一条小河的鱼全都抓起来。还有把干的河里干枯的茭白烧掉,也是让我们既兴奋又害怕的事情,一条河的火光从南到北,冒着浓烟,在冬日平原无聊宁静的大地上,就像我们不能安分的童年,是平凡的日子里最为壮观的风景。

如今回到乡下还会想着让外婆弄给我吃的东西是饭团,极简单,就是饭兹捏成团,里面放一勺白糖。但是只有大锅烧出来的饭兹才会那么香,白糖也成为一种返朴归真的调味品。每一年过年回家,这是我必要吃的,而心里总是害怕着不知道还能吃到几次,85岁的外婆身体还硬朗,但是在风里的身影却越来越小,再也没有我小时候感觉的那么高大了。很多时候我都会任性地想,我要再在这个长大的地方生活上一段时间,和外公外婆一起,但是实际上又是那么的不可能。

有时候觉得记忆是一个很捉摸不透的东西,你在经历的时候你并不会知道什么会留在记忆里,什么会忘记。而“记忆”,它像一个有意识的东西,既不是机器也不是动物,就是一个不知如何形容的东西,它自己知道要捡取哪些,舍弃哪些,放在你并不知道的地方,就是放在那里,然后等你一点点能领会的时候,再慢慢显影出来,然后才形成了,今天的你。

历史上的今天:

南柯一梦 2004-04-16

随机文章:

有谁共鸣 2009-10-20
《夜·店》 2009-07-29
刷夜 2009-03-16
《证人》 2009-01-15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