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表江爱看电影

70后,看电影,写字,生活

 
 
 

日志

 
 
关于我
表江  

著名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茉莉花开》和《理发师》:一个上海,两种味道  

2006-05-14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biaojiang.blogbus.com/logs/49541825.html

《茉莉花开》几乎和《理发师》一样命运多舛,历时数年、重重风波之后才得以公映,两部影片上映的时间也正好差不多,讲述的主题从某个角度来说也十分相近,都是以上海为故事背景,讲的都是大时代里的小人物。不同的或许是,讲述三代女人不同人生的《茉莉花开》更有性格更神采飞扬一些,尽管悲剧也充斥着这几个女人的人生,但是她们的性格要远比《理发师》中懦弱不语的理发师要更鲜明。

《茉莉花开》是摄影师侯咏的处女作,《茉莉花开》或许原本应该比顾长卫的导演处女作更早和观众见面,最终因为种种导演个人无法控制的问题迟迟到来。不过“晚开”还是比“不开”强,这一点对于《理发师》来说一样,无论如何,《理发师》和《茉莉花开》最终都对抗住了它们各自的命运,此后它们所能创造的价值和需要承受的评价,也是属于这两部作品自身的了。

不过陈逸飞的遗作《理发师》还是带来了期望之外的惊喜。对比他过去只见画家神韵难见电影叙事的作品《人约黄昏》,《理发师》的进步不可谓不大。《理发师》的故事时间跨度很大,事件背景也很复杂,不过陈逸飞还是做到了娓娓道来、层次分明的叙述。如果以画作来比喻的话,《人约黄昏》或许就是一幅练笔的素描,寥寥几笔,追求的只是一份韵致。而《理发师》则已经近似陈逸飞成熟时期的油画作品,硬件指数达到标准,内在也有艺术家自己个人的想法。

《茉莉花开》则同时让我联想到去年备受冷落的《长恨歌》,同样是上海女人的故事,茉、莉、花尽管是三个人,但实际上和一个人也没有太大差别。不知为何,这些讲述上海女人的电影,总是充满里离奇的力量,梦想和悲剧总是填满了这些女人的生命,而上海女人的身影也总是和上海这个复杂的城市相互叠影。章子怡尽管不那么上海,片中其他细节几乎都在细细铺陈属于上海的味道,只有章子怡非常突兀地在其中,但最后结果倒也并不矛盾,茉、莉、花的鲜明性格也正因为这种反差而凸显出来。同样,《长恨歌》中的郑秀文尽管讲不出流利的上海话,但是她扮演的王琦瑶骨子里对自我的重视却是与上海女人的内在精神一脉相承的。

讲到上海的内在精神,陈坤所扮演的《理发师》身上也让人依稀看见了那沉默而坚韧的“生存能力”,这种能力或许并不止于上海,陈逸飞镜头下的理发师这个人物几乎更像中国更广大的始终沉默着的民众,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们谨守着本分,不语地生存下去。这种沉默没有女人追求梦想来得浪漫,甚至会令人觉得无味和懦弱,但或许,更实际也更真实。身份看似浪漫的画家导演陈逸飞用他最后的生命在银幕上表现出来的是这样一个人物,这或许不是我们事先能预料到的。但是在多个领域都开创了一番局面的陈逸飞身上,那种最为可靠的“生存能力”或许也是他多种身份最不能抹去的底色吧。然而他终究没有对抗住命运中最不能掌控的意外部分,这一点则是电影之外的令人伤感之处了。

上海作为一个“角色”在银幕上已经枯竭了很久,上一个辉煌大概还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了。《茉莉花开》和《理发师》或多或少都瞄准了那个充满魅力的城市,关于这个城市的韵致在《茉莉花开》中章子怡翻飞的旗袍角,和《理发师》里陈坤剪发时细致的手指中也许可以瞥见几眼,不过若想让“上海”在银幕上完全复活,还没有那么容易。

历史上的今天:

休假后遗症 2004-05-14

随机文章:

有谁共鸣 2009-10-20
《夜·店》 2009-07-29
刷夜 2009-03-16
《证人》 2009-01-15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地址: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